Hari ini saya accompany seorang Kawan 到臺北試摩托,Yahama愛將150。友人剛領Motor license Tak sampai 2 bulan,他是個剛強壯膽的人,平生Never 騎過這般機型,“憑着信心買了”,由我自臺北騎返中壢。Hujan spanjang perjalanan,途中腳檔踏板lose,進退不得,luckily 遇上一機車行老師傅,以鐵片嵌入磨損之處,方得繼續our journey。Hampir sampai 中壢時讓友人試騎,“憑着信心上了後座”,一路平安到目的地。Thanks to God for keeping us safe.

Penggunaan Bahasa Melayu atas sengaja,
What a crazy day~

斯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是我「正式」抵臺一週年。

十年間來過臺灣三次,前兩次未滿半年就離開,這一次總算留下來了。

斯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我呼吸我感覺我存在


我呼吸我感覺我存在
我歡喜我悲哀我有情有愛
命運在我面前橫擺
理想迴盪在我胸懷

現實的世界充滿無奈
我又何必空自傷感

打起精神任何困難我來排
提起腳步路途崎嶇也得邁

我呼吸我感覺我存在
我歡喜我悲哀我有情有愛

斯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一直覺得老爸像大海。
應該說,老爸是海,他的愛像大海。

斯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端午節的由來,我們往往會從屈原的自殺講起。
該從屈原問起。

猶記得從前在南院上中國文學史,瑩姐設下題目,就是關於屈原自殺是消極抑或積極。當時對生或死體會不強烈,沒有細想,也給不出什麽解答,報告寫得一塌糊塗。

屈原的死意味著什麽?劉小楓在《拯救與逍遙》緒論中,提出了詩人自殺的意義。「一般人的自殺是對曖昧的世界感到絕望,詩人的自殺起因於對自己的信念,也就是對世界所持的態度的絕望。」在劉小楓筆下,屈原的死是出於一種死於懷疑導致的絕望,而且是被儒家的信念逼死的。屈原的天問,問的是關於絕對信念的執著,他懷疑國家、懷疑社會,卻從不懷疑人本身,而對人的懷疑恰恰是西方詩人的恆長主題。然而,儒家拒斥超驗的價值,因此天問呈現出來的,只是屈原本身的懷疑,而沒有達到更遠的「天問」。

斯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眉姐的絕食,固然是她的個人選擇,然而她的選擇卻是基於當前社會的不公義,在巨大的黑暗旋渦中試圖發揮人性良知,對鬥爭目的表現出不妥協的態度。

是該思考生命到底意味著什麼,從宗教倫理學看來,生命是上蒼所賜予的,其神聖性不言而喻。當然,指的是以人類主體優先。基督宗教的《聖經》記載了史上第一宗謀殺案,就是該隱殺了他的弟弟亞伯。後果就是該隱被上帝放逐,縱然如此,上帝仍然應許該隱保全他的性命,凸顯出生命的無價與意義。

人們普遍不具備宗教性的現代社會,對於生命的觀念已然不同於以往。生命被看作屬於個人權利的一部分,每個人有權對自己的生命做出裁決,甚至結束生命(自殺即表現這點)。但另一方面,權利相對於義務,每個人也有義務保障不侵害他人的生命。因此絕食這件事,某個程度而言是在行使抵抗與生命的權利。

相對於權利,人總無法忽視義務的承擔。絕食恐怕是痛苦大於生命本身,在迫於無奈下所做出的反動。我不得不聯想到對生命裁決的另一方式-安樂死,那是個權利與義務面對兩難的處境。安樂死的執行,當病重的病人決定放棄生命的那一刻,無論是積極或消極,自願或非自願,都需要醫療人員的執行。醫療人員未必願意承擔這個義務,這也是安樂死爭議的其中一點。就兩者之間,生命是權利亦或義務?人有權追求生命權利,而旁人在履行義務時必須考慮到其正當性或道德合法性。

斯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納吉到訪南方大學學院(以下簡稱南院)一事,先是引起校友關注聯署,繼而演變成原是南院校內活動變質為國陣的造勢大會。校方或可辯解為無法控制納吉的言論,但從昨晚發生的現象看來,南院讓出活動的主導權,各華團也應邀出席,顯示出南院早已知道國陣此行的目的就是為了造勢。然而,南院校方隱瞞事實,於昨日下午發出的通告仍在強調此次活動非攸關大選,以不盡不實的言論誤導學生,侵害學生的知情權,有企圖為國陣站台之嫌。我們要質問的是,南院既然知悉國陣此行的目的,為什麼還允許國陣以權力凌駕學術殿堂?勿說大局為重,眼下就是政黨侵入學府,理想上應勇於拒絕,而不是犧牲學生的知情權,僅這一點,南院難辭其咎。

縱然如此,整起事件的發生,納吉以及他的國陣隨從絕對脫不了關係,我強烈譴責國陣的偷梁換柱,他們若要來,也必須檢討這種“客欺主位”的方式。行動黨在韓江中學為何沒有引起爭議?不要偽中立,說什麼行動黨能夠去韓江中學,國陣為什麼不能來南院之類的話,要知道國陣是應南院之邀,而行動黨是租借場地,目的與方式皆大相徑庭。一大批的藍衣人進入南院揚威耀武,從網絡流傳的影片可看到他們的粗暴,美麗的校園頓時成了撒野場所。納吉與國陣需要為這次事件負上最大的責任,應該表態是否縱容此等粗暴行為,而不是包庇護短。

斯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迎接新的一年,

我吃著芝士馬鈴薯,

斯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整個禮拜都在倒數。

先是“末日”,旋即聖誕,復又元旦。

斯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初將部落格以”緩急“二字命名,實在是知道更新的耐力有限,既然事有輕重緩急,那麼寫部落對我而言,應該是不緩不急。

不是沒有想寫點什麼,但總是想要說的時候,卻又不想說了。

斯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